花水木

再催跑路

[坤廷]Danger(上)

下是车。待我慢慢开。

ABO。


  


Danger(上)




“醒了?”

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朱正廷头脑还有些昏沉,眼睛睁开后视线勉勉强强清晰了些,面前站着个人,对方肩上挂着的徽章让他瞬间清醒,反射性地敬礼:“蔡、蔡指挥官!”

胳膊伸出被子的瞬间才感觉到凉意,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意识到自己此刻只穿着贴身的背心和短裤,朱正廷心下一沉。

他隐约记得昏倒前受到了同飞船上某个Alpha信息素的影响,而本该及时注射的抑制剂也因此并未顺利地进入他的身体……

“指挥官,我——”

他最怕是那种他难以承受的后果发生。

“……嗯?”

年轻的指挥官眯着眼睛,审视自己地盘内的猎物一样。

蔡徐坤在他床边坐下,又凑得近了些,一动不动地盯着朱正廷的眼睛。

朱正廷的手攥紧被子,拧出一个不太好看的花。他低下目光,思考半晌,蔡徐坤也不逼他,只是那样看着他,像在静等他的答案。

朱正廷闭了闭眼,终于泄了一口气:“长官,您已经知道了我的性别了对吗。”

意料之外的,并没有什么山雨欲来的怒气,蔡徐坤反倒轻笑了一声:“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了。”

蔡徐坤离他太近了。皮带扎出劲瘦的腰身,黑色的发有些卷,他眼睛发红,应当是长时间熬夜所致,或许是他的目光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深红色的制服也显得有些撩人了。

朱正廷咬着下唇,仍有些不甘心:“您既然知道了,是否……要向参谋长汇报,还是直接把我扭送下船,带回去交给Omega协会发落呢?”

说着说着声音就带了自己也没注意的哭腔,蔡徐坤摇摇头:“你呀……”

朱正廷从军校休学,利用药物将自己的性别伪造成Beta,换了新的身份参军,因为上次贡献的作战计划被破格提拔为一等兵,正是他所在小队被津津乐道的优秀案例。

他或许该一早就听父亲母亲的尽快先找到一个标记对象,或者该老老实实在军校读完四年书,总之他不该掺和到这个战场上来,在战火纷飞光子炮四处爆炸的星云里,为了保护自己的星系而大胆妄为。

“抱歉,长官,我承认我所有的错误,也愿意接受对我的所有处分,但是……身为一个公民,我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同胞……”

他和蔡徐坤其实并不算熟悉。

蔡徐坤大概是整个联邦军的传奇,年纪轻轻就坐到了指挥官的位置,负责一整艘飞船的调度安排。他被分到这个小队大概是非常幸运的,他尊敬并佩服这位有魄力和才华的长官,也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达到与他同样的高度。

甚至,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个未被标记的Omega而蔡徐坤是个单身的Alpha。

但他未曾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与蔡徐坤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时,却是自己伪装暴露的时候。他不想在这人面前软弱,却又意外地对他完全无法设防,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所有显露出来给他看。

甚至是将他当成了依靠一样的,在这样不明显地发牢骚。

还在一边懊恼一边委屈一边不甘,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已经眼眶里积了一包泪,忽而就被抱住了。

蔡徐坤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一手搂着他的半个肩膀,将他整个人带进怀里。

裸露的皮肤摩擦着他并不光滑的军装,冰凉的袖扣隔着背心贴着他后背,如同那粒十床被子下也能被清晰感受到的豌豆。

嘴唇擦过他耳垂,呼吸炽热滚烫,气流酥酥麻麻地在后颈炸开,像要揭开那里的真相。

“正廷,黄明昊是我的表弟。”

朱正廷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像做错事后被抓包的心虚。黄明昊正是他借用的假身份,怪不得他能第一次就知道,怪不得……他会知道自己的真名。

“你觉得,如今前线军备供给物资全部吃紧,我会再大费周章专门派一艘小型飞船送你回主星?”

朱正廷目光一暗,心口一瞬间地揪痛,他想推开蔡徐坤的怀抱,却被对方抱得更紧,还呵斥了一声:“别动,听话。”

朱正廷一时间也摸不准蔡徐坤的态度了,到底是否要处分自己,怎么处分,是否又会连累到自己的家人,还有黄明昊,他平日冷静自持,此刻却彻底乱掉了所有思绪,还有那么一些……被蔡徐坤这样训斥的委屈,于是脑袋一空白就蹦出了一句:“长官,AO授受不亲。”

蔡徐坤果然放开他了。

然后一个吻落在自己唇上,贴了几秒,最后撤离时唆了一下自己的上唇。

朱正廷懵了。



评论(15)
热度(819)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