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再催跑路

[坤廷]今天CXK晒猫了吗 7

哎我不舍得虐宝宝也不舍得虐贝贝,纠结了两天就这样吧哎



今天CXK晒猫了吗 7



DB小组>>母猪后花园


创建于:2018-8-8     组长:困困解解




【南京旧事CP又要合作啦!】


来自:焦糖布丁 2018-9-25 09:02:33



张影帝正在拍的电影《血染十一月》大家都知道了

你坤是男三

今天官宣的你正特别出演


又是民国题材的合作,活久见




回应


1L:我瞎了吗

3L:哈??????????

10L:被cxk撩傻的zzt了解一下

14L:……我以为我tm进的隔壁嗑组

19L:路人,就问问这俩人还能不能解绑了(搞事的微笑

28L:我滴妈额

31L:血染什么故事背景?

32L:淞沪会战啊

37L:热爱民国题材,期待我廷穿长衫穿中山装戴眼镜小顺毛

39L:我觉得我廷军装也蛮好

44L:我已经看见爱困姐姐在吃速效救心丸了

46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去嗑组瞅一眼刚回来,嗑组这会儿在过年

50L:你坤很辛苦了,这戏拍了一个月,然后请了半个月假去宣传新专辑,现在又要进组继续呆至少半个月吧,马不停蹄的

53L:比在家抠脚好,他工作量大我不心疼,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比起这个我更心疼他猫丢了

58L:我本来想嘲笑一下又cue猫,但是想起我们坤那个伤心的表情,唉算了

61L:你廷落下的通告都补完了吗,大病初愈直接进组拍戏啊?能不能好了公司

69L:woc姐妹们醒醒,你坤家官方后援会和你廷家官方后援会要做剧组联合应援了,今年是2018吗

72L:????????

78L:可以可以……应援公告已经出了,剧组三百staff每人一支osd护手霜,有钱佩服

83L:现在只是出的礼物吧,说实话各种奢侈品我都懒得看了,两家给你坤你廷都送了药箱可以的,这戏不少打戏的吧,各种膏药喷雾创可贴什么的有心了

87L:小声逼逼,南京旧事拍的时候两家就联合应援过了,震惊粉圈天价应援了解一下吗

92L:所以这俩是要干嘛?

99L:我就顶锅盖说一句,别家不知道,但这两家的官方后援会干活都是经纪人授意过的,你们自己理解吧

101L:锐哥淳哥这么威武的吗?

105L:本爱困女孩想去探班

108L:本珍珠糖也想探班

112L:我是105,108我豆油你搭个伴呗?

125L:dbq我看这个帖子期待你们两家掐起来很久了……然而没有。你们两家不是日常求解绑battle的吗,怎么还在同一个帖子底下开始zqsg唠嗑了????今年真的2018吗?????





工作起来很多事情就都不会再占据大脑了。

朱正廷消失了快两周,先前取消的综艺、拍摄、采访等等全部都要一个个补起来。这时候似乎大病初愈就是个很好的借口了,不用像刚出道时为了大量曝光而疯狂赶行程,考虑到他所谓的身体情况每天的工作量也维持的很合理。

但朱正廷巴不得连轴转。

转起来了可能就不会再有空想起来那个人了。

一闭上眼就是蔡徐坤红着眼睛的样子,他出道这么多年,和蔡徐坤也认识这么多年,他很少见这个人哭,除了拿奖的时候,除了感动的时候,他几乎从未在外展示过他脆弱的一面。

卜凡说的话就像刀子割他肉一样生疼,但他真的还没有想好。

弟弟们说他说得对,他重感情,他也狠心。

直到他夜晚下班回家时被蔡徐坤堵在楼下。

初秋的风已转凉,黑绒幕布一样的夜空里挂着快要圆满的月亮。

蔡徐坤戴着口罩穿着一身黑色,卫衣的帽子搭在头顶,在明亮的月光里等着他。

“正廷。”

开口是温和的音色,朱正廷抖了抖,他想向黄新淳求救,不是说好的见面都推了吗,这是专门刻意在等他吗?

然而大概是怕狗仔蹲守,两位经纪人都特别有职业素养地将艺人非常自然非常云淡风轻仿佛约好的一般带进了公寓大楼。

朱正廷头脑发懵,心脏在胸口砰砰直跳。

“抱歉我有点冒昧了,不过明天开始我要继续回剧组,有个事真的必须尽快找你说,你这边口头答应了,剧组那边会马上找公司走法务程序,到时候还要麻烦一下新淳。”

蔡徐坤进了朱正廷家,几人围着沙发坐了一圈,倒是十分公事公办的口气,他说完示意周锐,周锐给黄新淳递过去一份厚厚的剧本。

“我正在拍《血染十一月》,和很多圈内的大前辈合作,这个你应该也知道。里面有个还不错的角色,之前定下的演员因为档期问题没法客串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大概协调出三天左右的时间进组,戏份算作特别出演。角色是个教书先生,为国捐躯的那种,分量不算重,不过会比较出彩,我觉得你演很合适,你看看剧本和新淳商量一下?”

朱正廷听他讲完,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好,说不上是开心还是失望。

半夜跑来只是和自己谈工作吗?

他又觉得自己有点龟毛,明明不想见了,现在人家巴巴跑来了,自己还嫌这嫌那的,一点都不够爷们。

接过黄新淳递来的剧本大致翻了翻,台词不算多,戏份也不多,三天时间应当已经算是说的充裕了。不过角色倒的确是好角色,朱正廷没理由拒绝这种送到手边的资源,和黄新淳对了个眼神,正经回答道:“时间安排上需要新淳跟公司报备协调一下,其他的暂时没问题,我可以接。”

蔡徐坤点头,也不再说话,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锐挽起黄新淳的胳膊,拖拽着人去了书房:“走走新淳我们商量一下安排。”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了两个人。

朱正廷低着头,手里还捏着剧本,打开的某一页密密麻麻画着线和各色的荧光笔标识,他却完全没有在看纸张上印着的每一行字到底都写的是什么。

“其实今天来,还有正事没说。”

朱正廷茫然又有点紧张地抬头:“……啊?”

蔡徐坤的眼睛里似乎点缀着月光,是梨花院落的溶溶月,柔和了秋夜晚风。

“正廷,身体好些了吗?”

火树银花升空,坠落万千星辰。

朱正廷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这是正事吗?”

蔡徐坤认真地点头,庄重又温柔:“这才是正事啊。”

朱正廷听见自己说:“我很好。”

朱正廷看见自己心上开了一朵花。

“你知不知道,我前段时间捡了一只猫回家。”

“那只猫很乖,也很粘我,但它后来走丢了。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丢的,我也到处找它,可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我甚至觉得那只猫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像我做了一个梦,但我又知道它是真实的,它陪我度过了我很开心的一段时间,还有这个……都是它存在过的证明。”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轻声软语,娓娓道来,像在讲一个故事。他挽上自己衬衣的袖口,小臂上还有三道浅粉色的抓痕。

朱正廷忽然想到了灰姑娘的故事。

魔法解除过后的十二点,一切都回到了原样,王子还是王子,Cinderella还是Cinderella,但那只没有消失的玻璃鞋,是他们的相遇所存在的最好的证据。

无论Cinderella是自己逃得再远也好,或是被别人藏起来也好,王子的手里都有那只独属于她的玻璃鞋。

“所以我在想……我喜欢的东西、珍视的东西,或许有一天也会这样消失说不定,或许我还来不及抓住就会离我远去,所以——”

蔡徐坤说到一半忽然愣住了。

朱正廷握着他的胳膊,拇指轻柔地来回摩挲那三道爪痕的位置,像只猫在用粉色的小肉垫轻挠一样,一直挠到了自己的心尖。

他看着朱正廷低下头去,然后伸出舌头舔上了那块皮肤,像在讲悄悄话一样的问他:“还疼吗?”

蔡徐坤没有回答他。

蔡徐坤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朱正廷,你有没有觉得,我还不错?”



周锐在书房里递给黄新淳一根烟。

“谢谢兄弟,不抽,”黄新淳摆摆手,眉毛拧成川字,“你说艺人要是,我说万一,要是谈了恋爱咋整?”

周锐拍拍他肩膀:“抽烟解压,以后你会抽到的,兄弟。”



评论(72)
热度(1579)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