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再催跑路

[坤廷]合约爱情 01

由宅老师的wb引发的灵感,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别骂我谢谢我遁了



合约爱情 01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蔡徐坤觉得这话不对,至少不适用于他的商业联姻。

全市地段最好的楼盘,窗帘外是夜色江景,万家灯火沿着江岸铺开,是繁华和乐的人间图景。

房间内是铺天盖地的红色,从床品到地毯,无一不昭示着这间卧室的用途。

尽管他其实也是第一晚住在这里。

这是他陌生的新家。

浴室门传来响动,有人裹着浴袍光脚踩着柔软的地毯悄无声息地向他走来。

这人相当好看,眉眼仿佛神仙雕刻,连嘴唇都晶莹诱人。

他发梢还滴着水,在床沿找了个位置坐下,随之响起的是吹风机鼓动起来的呼呼声。

他背对着蔡徐坤,低着头一边晃动吹风机一边摆弄自己的头发,浴袍宽松,随着身体的动作露出了整片脖颈,像垂身饮水的天鹅。

蔡徐坤舔了舔嘴唇,被这吹风的声音莫名吵得心慌。

房间里空气燥热,逐渐升温,蔡徐坤觉得自己被热得耳烫,再看一眼还在梳头发的朱正廷,皮肤上还挂着浴室里熏出来的潮红,勾人得不行。

或许是蔡徐坤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了,朱正廷若有所觉,抬起头来看着他一笑:“你先说?”

两人是完完全全的商业联姻,彼此心知肚明。

先前所有打过的交道无非是各种酒会或私人场合,彼此在各自的社交圈都算有名,互相之间称得上是熟悉的陌生人。或许在什么时候也碰过一两次杯,或对过一两个眼神。

共同的朋友很多,但也仅此而已。

蔡徐坤双手抱在胸前,右手指在左臂上如弹奏钢琴一般反复轻敲,他思考事情时一贯有这样的小动作,他在找一个合适的开场白。

他会点头同意这门婚事,自然首先是父母意见大过天,他从自己懂事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上他永远没有话语权。但另一方面,他父母为他选的这个结婚对象确实不亏待他,甚至可以说是对他非常好,好到能让许多黄金单身汉羡慕嫉妒到咬牙切齿。

朱正廷绝对算得上是个宝贝。

但他还没有色令智昏,对方身上一丝一毫和他亲近的意思都没有,空气里满飘着抑制剂的味,尽管柠檬香型和普通的空气清新剂差不太多,但这让他依旧略有些不快。

那一丝不快从何而来,他刻意压在脑后,不敢细想。

蔡徐坤抬头,目光平静:“约法三章吧。”

朱正廷与他对视一眼,那眼中看不出什么其它情绪,便又低下了头,沉默不回应。

蔡徐坤咳了一声:“你我都是身不由己,面子上总要做足功夫,私底下我们事先说好一二三,彼此都能轻松一些,你觉得呢?”

蔡徐坤自以为台阶给的算好。两人有没有感情这回事先另说,今后打不打算培养感情也先暂且不提,尽管让他现在就把朱正廷扒了按在床上也未尝不可。

朱正廷轻叹了一声,手指有些纠结地绕圈互相揉搓,他咬咬下唇,起身去梳妆台上拿起自己的金框眼镜,又打开了电脑。

“我这里有个协议,你看看哪里要修改的,我们一条一条商量?”

他说话声音软软的,声线天然带着磁性,酥得要命,语气却坚决,就像已事先做好了决定一样。

蔡徐坤接过电脑,电子文档最上面一行四个大字忽然刺得他眼睛痛。

他其实该想到的。

他的婚讯一被放出去,往日与他一同厮混的朋友就集体拿他开过涮。

朋友都说他赚了个大发搞了个宝贝,但朱正廷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高岭之花。倒不是难以高攀,只是从未听过他有过什么暧昧传闻,尽管追他的人也能排成一个加强连。

可多年过去却总是形单影只,他对谁都好,却对谁似乎都不是最好。

“正廷哥你别看他平时也跟我们打打闹闹的,其实特别单纯,”范丞丞很认真地看着蔡徐坤,“想让他交心没那么容易,看坤哥你怎么想了。”

蔡徐坤快速滑动着屏幕,协议内容倒也不多,但怎么看怎么让他心口越来越堵。

「婚姻双方自愿签订此协议,有效期一年零六个月,协议有效期满后自愿终止婚姻关系」

「婚姻双方财产处理」

「婚姻双方债务处理」

「婚姻双方违约责任」

「……」

“我知道了。”

蔡徐坤收起所有表情,对朱正廷平静地问道:“这是你的真实想法?”

朱正廷没有说话。

“我需要你的回答,你至少点个头让我确认一下你的意思。”

朱正廷垂下双目,看不清眼中是否珠光流彩还是晦暗无神,他犹豫了许久,才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很轻的“嗯”。

蔡徐坤指甲尖敲着电脑的金属壳,一连串清脆的响声入耳,听似随意,但夹杂着主人何种心思,让这卧室里的氛围变得山雨欲来。

“你无非是想说,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互不干涉,互不抹黑,互不纠缠牵扯,维持好表面的婚姻关系,一年半后自愿离婚?”

电脑被蔡徐坤随手扔在一边,《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映在冷冰冰的屏幕上,与满室的红对比鲜明。

朱正廷又没有说话,蔡徐坤轻笑了一声:“那就如你所愿。”

他将这份文档打印出来,一式两份,看也不看便直接在结尾的地方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我们这次婚姻也的确换来了不少好处,你家和我家也只是互相资源置换,其实算不上谁亏不亏。一年半以后这生意也早就坐稳了,那时候我们是否还保持婚姻关系的确不重要。朱正廷,你很聪明。”

蔡徐坤将两份文件递到朱正廷面前,笔也一并给了他。

那句很聪明是真心的,但究竟说出来是什么滋味,听的人又是什么滋味,大概只有当事人清楚。

“我们有七天婚假,明天两家人要一起招待客人,必须一起出席。后面几天完全自由,但最好彼此的行踪互相报备,省得对不上口供。”

关系定了便诸事看似都上了轨道,蔡徐坤对朱正廷说话也变得十分公事公办。

其实明明他在半小时前看着朱正廷洗完了澡宛如美人出浴的时候心里烧的是什么火,他再清楚不过。

“……坤。”

好听又酥麻的话从朱正廷嘴里冒出来,蔡徐坤差点打了个趔趄:“……什么?”

朱正廷摇摇头:“在外面总要有个亲密点的称呼,我这样叫你可以吗?”

原来如此。

于是他也换了个语调,听起来甜甜腻腻的:“正廷?”

朱正廷面色一顿,低头应和:“行,就这样吧。”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抱着睡衣去浴室换衣服,磨砂玻璃门被合上,隔绝了方才真真假假的旖旎。

他想,不就是演戏吗。

他将那两份签着两人名字的《离婚协议》用文件夹装好,放在了书架上的显眼位置。

他奉陪了。



评论(125)
热度(3783)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