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la vie en rose

[坤廷]合约爱情 02

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Day 1 打卡


合约爱情 02


宴会厅不算大,但容纳了七八张桌子,也快比得上普通人家的结婚场面了。

蔡家和朱家各自七拐八弯的亲朋好友就来了几十号人,鲜花红毯,觥筹交错,玻璃杯摆成水晶塔,香槟酒缓缓倾泻而下,颇为纸醉金迷。

排场不小,但终究是个家宴,不必穿得太正式,朱正廷上身只有一件白衬衫,领口处镶着一朵铂金和珍珠做成的花,仿佛是个落入凡尘的谪仙。

“我家那个兔崽子呢?”蔡家妈妈是个精干泼辣样,朱正廷一进来就拉着他的手就不放,怎么看都喜欢。

“他一会儿就到。”提起蔡徐坤,他仍然不那么自在,尤其在长辈面前,他垂下眼睛,低眉顺目的,看在几家人眼里就是害羞的样子了,禁不住就想打趣他。

可众人话还没出口,蔡徐坤的声音就远远传过来了:“妈,干什么呢,别欺负正廷。”

这下一众的亲戚便都笑开了。

“哎呦坤坤长大了,结婚了就是不一样。”

“小两口感情好得很。”

蔡家妈妈气得扬手就要打他,蔡徐坤下意识就要躲,朱正廷连忙拉了拉她衣袖,情急之下叫了声:“妈,这么多人呢。”

这一嗓音软软的,还带着几分维护蔡徐坤的意思,叫得蔡母心花怒放:“好好好,叫得好。”

酒席开宴,新人入席,两家人热热闹闹地说着话,蔡徐坤一边吃一边不忘了给朱正廷夹菜。

朱正廷看着自己碗里出现的东西,都是他平时喜欢的菜色,心下十分诧异,和自己母亲对视了一眼,母亲眼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朱正廷更有些无措,硬压下了心中的不安。

蔡徐坤是从哪里调查的,他竟然也会调查这个?

“正廷,专心吃饭,你早饭都没怎么吃,中午多吃一点。”

蔡徐坤话语温柔,眼神也温柔,朱正廷不禁下意识回答:“你夹得太多了……”

朱正廷抬眼那个眼神水灵灵的,还有点委屈,蔡徐坤放下了筷子,一只胳膊在桌面上撑着自己脑袋,歪头看他:“乖,都要吃完,我看着你吃。”

他这眼神里的溺爱便如同是溢满了木桶的水,大片大片地涌了出来,甜腻得让朱正廷心悸。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咕咚,咕咚,筷子夹起食物送进嘴里,油汁顺着唇角流出了几滴,马上被一片卫生纸擦去,然后就是蔡徐坤的笑声:“真笨。”

饭菜吃了一半,两个人又要去轮流一桌桌地敬酒。

有些豪爽的想要灌人的,也全被蔡徐坤变着法的拦了下来。

朱正廷想,蔡徐坤是真的人中龙凤,无论对方年龄辈分阅历谈吐,他总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将一桌子人哄得服服帖帖。

他其实有点嘴笨,并不太会讲话,总是掏一颗真心出去,却并不一定总能换得回他人的赤诚相待,于是学会了用蹩脚的办法冷淡伪装,保护自己倒是保护地很好,却并不一定真的开心。

他被蔡徐坤拉着走过场,一路顺风顺水,直到碰见个有些淘气的小妹妹,拿他俩打趣:“蔡徐坤哥哥,你们都结婚了怎么还没标记呀?”

空气忽然凝滞,朱正廷忘了这茬,笑容僵在脸上。

蔡徐坤坦然自若,刮了刮小女孩的鼻子:“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么多。”

朱正廷早起时习惯性地想要换上一片新的屏蔽贴,但考虑到自己毕竟结婚了再贴这个东西必然会被指指点点,于是将那包东西又收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对上了刚洗漱完出来的蔡徐坤。

新婚第一晚,他们盖着两床被子,枕着两个枕头,入睡时明明是背对背,朱正廷早上醒来却莫名其妙在蔡徐坤怀里,还被他抱得紧。

他内心默默纠结了许久,又不敢乱动,蔡徐坤呼吸平稳,应当是还未醒来。

朱正廷闭上眼睛,炽热的呼吸打在蔡徐坤胸口。

他终于起身去了盥洗室,镜中的自己双颊发红,仿佛上了浓妆。

他脑海中画面快速闪过,肩膀被蔡徐坤忽然搂住了,那人声音低沉,明明是在回答小女孩的话,桃花眼却深情地看着自己。

“正廷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我舍不得,”他轻笑了一声,“但你说的对,这件事我确实做错了。”

招待了一整天的客人,晚上两家人又亲亲热热地吃了晚饭,朱正廷和蔡徐坤回到家时已经快要九点钟。

“商量一下吧。”

蔡徐坤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衬衫,袖扣是纯金的,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两枚,帅气又性感。

黑色的衣服仿佛是和自己的白衬衣刻意配成一对,蔡徐坤慢条斯理地一颗一颗解着自己的扣子,又盯着朱正廷说话,目光深邃如豹,喉结滚动一回,整个架势仿佛下一秒就要和他在床上滚到天昏地暗。

朱正廷心跳漏一拍,别过头去:“你说。”

蔡徐坤停下手,衬衫没解完,露出一小片结实胸膛,他走两步到朱正廷面前,隐隐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

“今天的那个意外的确提醒了我,我迟早要标记你,否则以后也不可能向我们父母那边交代。可能要委屈一下你了,我咬你腺体给你临时标记,每次可以维持一个月,那我们就每个月补一次,你觉得如何?”

前因后果逻辑清晰,条理清楚,解决方案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我没有意见。”

蔡徐坤点头,带着他在床上坐下,朱正廷面对着他,蔡徐坤的信息素忽然如潮水一般迎面袭来,朱正廷浑身发软。

他被蔡徐坤抱在怀里,他的衬衫也被扯下,露出半截白皙的肩膀。

腺体埋藏在皮肤之下,接收到了信息素的刺激,似乎在喜悦地准备迎接着那一股信息素的注入。

蔡徐坤在他耳边小声道:“可能会疼,忍一下,乖。”

呼吸缠绕在耳畔,舌尖舔上皮肤,那一声乖有些过分疼爱了,朱正廷的手放在自己腿上,攥紧了光滑的西装面料。

牙齿咬破皮肤,陌生的信息素涌入,随血液在身体内游走,朱正廷撑不住,脑袋倒在蔡徐坤肩上,小口小口地喘着气。

信息素的融合是件奇妙的事,生理反应或许会影响心理,朱正廷第一次亲身体会,蔡徐坤还在舔他皮肤,那处伤口止血也快,蔡徐坤似乎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状态的波动,于是也耐心地让朱正廷就这么靠着自己慢慢平复。

“对不起……谢谢。”

朱正廷还是没什么力气,只能一直这样靠着蔡徐坤。

对方还是很温柔:“辛苦了。”

卧室里一瞬间似乎有所回暖。

并不是温度上的,而是相比较昨晚的生硬,似乎经过今天这一出以后有了很大的缓和。

“今天这样的场合以后应该也不会少,我们总要作为伴侣一起出现。”

朱正廷回复了一些体力,从蔡徐坤怀里出来,颇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背对着背,隔着一张床各自换睡衣,朱正廷还在解皮带,就听到蔡徐坤这样开口。

他想到白天里蔡徐坤的温柔,他的确懂了所有他听到的传言由何而来。

蔡徐坤的温柔是罂 粟,是麻醉剂,是醇酒,是一场很美的大梦。

朱正廷说:“我知道。”

蔡徐坤轻笑一声:“那就好。今天我这样是不是不太习惯?”

朱正廷想,他可能真的很聪明,他知道蔡徐坤要说什么,那人昨晚龙飞凤舞的签名在他眼前不断出现,不断提醒着他想要去忽略却一直忘不掉的事实。

朱正廷没有说话。

蔡徐坤仿佛并不在意他是否回应,仍然继续说道:“以后继续配合吧,不过反正……你也知道,都是假的。”



评论(100)
热度(2963)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