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la vie en rose

[坤廷]合约爱情 03

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Day 2 打卡


合约爱情 03


包厢门被推开,出现在门口的人立刻吸引了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

蔡徐坤即便只穿了件普通的黑色运动衣,也因着身形的高大修长而格外惹眼,连衣服也仿佛是从哪里购置的高定货。

“呦呦呦,新郎官来了,赶紧让座。”

蔡徐坤入席,酒过三巡,包厢里的气氛终于热络起来。

有胆大的将话题往蔡徐坤和朱正廷二人身上带,这场酒局真正目的也不过是拨开云雾。

秦子墨犹豫问道:“坤坤,你俩结婚是因为……?”

蔡徐坤轻笑:“你们不都知道吗。”

对这几个好友他没必要隐瞒,众人心中明了,周锐感叹道:“你俩真没有感情基础啊。”

蔡徐坤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漫不经心地:“逢场作戏。”

木子洋却闻出了蔡徐坤信息素的不同,眼角上挑:“标记了?”

他这话一出,不等蔡徐坤回答,包厢里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起哄声。

他们先前聚会一向谈话荤素不忌,一些有的没的话蔡徐坤全当做是给这些人寻了开心。

有个胆大的出来调笑:“坤哥下手真快,嫂子怎么样,够味儿吗?”

蔡徐坤心中却寒意顿生,冷眼过去,是个生面孔,他眉目锋利,似要生撕了这人一般:“嘴巴放干净点。”

场面一度冷了下来,周锐卜凡打着哈哈圆过去,秦子墨木子洋看着蔡徐坤若有所思。

酒终人散,仅剩了蔡徐坤的几个好友,几人盘算着去哪儿续下一摊,蔡徐坤手机屏幕亮起,铃声响个不停。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姓名有三个字,方方正正一笔一划,划在蔡徐坤心尖上,如清晨时分草叶上滴下来的露珠。

蔡徐坤按下接通。

“喂……?”

听筒那边的声音经过电波处理,依然细腻软糯,像在小心翼翼地试探。

蔡徐坤是第一次接他电话,一时竟忘了答复。

那边听不到声音,又小心地叫了一声:“坤……?你在听吗?”

“我在。”

蔡徐坤仅仅说出口了两个字,却是自己也未曾料到的柔软。

那边松了一口气一样,又有些犹豫地:“嗯……我在医院……”

蔡徐坤慌慌张张从会所离开,几个好友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直笑。

“坤坤太有意思了。”周锐忍不住笑出声,木子洋点点头。

钱正昊没看太明白:“你们笑什么?”

木子洋盯着这个年纪最小的弟弟,认真对他讲:“我这么说吧,坤坤从来在任何人面前都只会表现出他希望别人看到的样子,但是今天的他很矛盾也很反常。”

钱正昊似懂非懂,卜凡一拍大腿:“嘿,他自己说的……?”

秦子墨放下酒杯,轻笑一声:“你听他放屁。”

蔡徐坤坐电梯上了住院部的八楼,顺着路牌指引找到了朱正廷母亲所在病房的那扇门。

他听到了门内的对话声,放下了将要敲门的手。

“妈……他也有事情,像爸爸一样下班再过来不也可以吗。”

“妈妈不让你叫,你就不打算叫他过来了?你心疼他呀?”

“不是……”

蔡徐坤推门而入,手里捧着新鲜的百合花束,细心插在床头的玻璃瓶中,对着床上躺着的朱母关切地叫了声:“妈,我来晚了。”

朱母气色略差了些,摇摇头:“不妨事。”

蔡徐坤为她掖了掖被角,转头看了一眼朱正廷,柔情满溢,刻在瞳孔。

他清晨醒来时朱正廷仍在睡梦中,面朝他这一侧,嘴唇微微嘟起,呈个索吻形状,睫毛又长又翘,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蔡徐坤看得入了迷,似是不会腻烦一般,细细凝视他面容肌理,一直看到天光大亮。

他们一同起床,各自有约,蔡徐坤从衣柜里随意拿出了一套运动装,朱正廷从浴室换好衣服出来,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蔡徐坤却觉得好似惊鸿一瞥。

朱正廷穿了件青色衬衣,脑袋上斜斜挂着一顶贝雷帽,一朵兰花形状的发夹别在发间。

是个天上下凡来的兰花仙。

他知道兰花对于朱正廷的特殊意义,在昨晚他咬破朱正廷的腺体时,他终于知道。

朱正廷的信息素是兰花的清香,东风时拂之,香芬远弥馥。

蔡徐坤回过思绪,假作愠怒地训斥了朱正廷一句:“胡闹。”

朱正廷手足无措,听着蔡徐坤的训斥有点懵。眼中水盈盈,似湖光春色。

蔡徐坤看着他,早装不住这严厉腔调,唯余丢盔弃甲。下一秒牵起了他的手,握在了自己手心里,温暖而有力地。

朱正廷的手被拉起,举到面前,蔡徐坤在他手背落下一个吻。

“妈生病了这么大的事还想瞒着我?还有下次说话也要说清楚,我还以为是你住院了……”

明明是病房,却被蔡徐坤的举动影响得似乎也春暖花开了。

朱母十分满意。

朱正廷却身子僵住,面露难色,挣扎着要松手。

蔡徐坤抓得更紧,更是将他水葱一样的手指握在手里揉捏,又亲了一口才终于放下。

朱正廷双手交握,用力搓着自己被亲吻过的指节皮肤,不敢抬头,嘴唇被自己咬出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蔡徐坤搬了个椅子,和朱正廷一同在床边坐下,关切地问朱母:“妈,听正廷说您的病是心血管方面的?”

朱母点头:“没错,有时候会犯,我习惯了。”

蔡徐坤皱眉思索了一会儿:“首都的三院应该是全国最好的这方面的医院了,我父亲和三院的科室主任是朋友,这事儿交给我吧,我安排一下送您去三院看看?”

朱正廷立刻接话:“这——”

蔡徐坤亲昵地刮了一下他鼻子:“听话。”

朱正廷仍面带纠结,朱母笑道:“贝贝,别跟坤坤犟了,晚上我跟你爸爸一起商量商量。”

朱正廷不再争辩,只能点头嗯了一声。

这一声却如同暖阳破冰,蔡徐坤心尖都快化了。

“贝贝?”

他试着对朱正廷叫了一声,对方僵了一瞬,目光左顾右盼躲闪,脸颊瞬间像染上了傍晚的烟霞。

蔡徐坤笑了。

“贝贝,这么好听的名字怎么不告诉我呢?”

这样的名字配得上这样的人,当真是个无价的宝贝。

从来岩穴姿,不竞繁华美。

兰花不是花,是我眼中人。

夜晚的环路仍旧车水马龙,蔡徐坤打着方向盘,朱正廷在副驾驶看向车窗之外。

车里的CD缓缓流淌着一首慢歌,那女声在吟唱: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於明目张胆」 

蔡徐坤一偏头就能看到朱正廷头上的兰花,冰根碧叶杂荒芜,晓露近晖缀宝珠,衬着朱正廷的容颜更加好看。

好看的人这世上自然很多,但蔡徐坤也并不会随便都对谁倾注如此多的关注。

甚至不算是关注了,这兰花仙锁死了他几乎全部的目光。

他想这神仙的心是什么做的,晶莹剔透,却被框在一个玻璃罩子里,他伸出手碰不到那内里的柔软,只有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外壳。

蔡徐坤试着打破沉默:“你妈妈的事,就这么说定了?”

朱正廷闻言,垂目低语,叹了一声:“……我不想欠你太多。”

蔡徐坤笑了:“我们从结婚那天开始,不就已经搅不清了吗,现在说是不是晚了?”

朱正廷咬唇,似乎是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那份《离婚协议》……你最好一直记得。”

「灯火阑珊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

「笑自己情绪太泛滥形只影单 自嘲成习惯 多敏感又难缠」

面前的十字路口是红灯,蔡徐坤一个刹车,沉默不语。

蔡徐坤忽然不敢去看朱正廷的表情。

蔡徐坤忽然想去按掉这首太幽怨的情歌。

歌还在唱,那人还在自顾自地说着。

「时间风干後你与我再无关」

“以后在外人面前最好别再对我这么亲近了。”

「没答案 怎麽办 看不惯自我欺瞒」

“我受不了。”



评论(115)
热度(3174)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