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la vie en rose

[坤廷]合约爱情 05

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Day 4 打卡



合约爱情 05



朱正廷眼眶红红的,眼中水光颤动,嗓音也不对了。

蔡徐坤觉得自己脑子里绷着一根弦。

他长出了一口气:“你说不说实话都没关系。”

朱正廷摇头:“我没骗你。”

蔡徐坤偏过头去,刻意不看他:“你心里如果有人,最好藏好了,否则你家和我家都丢不起面子。”

“我说了没有别人。”

朱正廷一字一顿的,蔡徐坤觉得这话不太对,但究竟怎么个不对法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耐不住又看了朱正廷一眼,那人活像一只萝卜全被人摘走了的可怜兮兮的兔子。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怎么还像我欺负你了似的。”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强硬地越了线了。

没感情的形式婚姻,其实双方各自无论怎么玩都没什么所谓,他自己亲手签下的字,自己亲口说的“都是假的”,自己与对方约好的演戏,却依旧在他看见那个人对别人露出灿烂的笑容时,所有的情绪都变了味。

他一直觉得朱正廷心里是有一个人的。

否则大概并不会在新婚之夜对自己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也不会说什么受不了自己对他的亲密,也不会在这时候矢口否认自己提的问题。

于是自己又在演戏,又在嘴硬。

两人沉默着僵持了一会儿,还是蔡徐坤先投降了:“我真的拿你没办法了。”

他按着朱正廷一同在床边坐下,伸手轻揉了揉朱正廷的头发,柔声细语地:“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可大约是人受了委屈真的见不得被哄,蔡徐坤话才说完,朱正廷就哑着嗓子反驳:“你自己多少花边新闻你好意思说我?!”

蔡徐坤一听这话有点头大,无论如何只能先认错:“是是是,我不对。”

朱正廷瞪着他,又气又委屈的表情挂在脸上,仿佛他就是那个拔萝卜的贼,兔子急了还咬人,朱正廷拿起他的一只手,对着手背一口就咬了下去。

蔡徐坤皮肉一疼,可对方的嘴唇和舌头沾着唾液留在自己手背上,一圈牙印浅浅的,蔡徐坤却呼吸急促得吓人。

他脑子里的那根弦崩了。

蔡徐坤双手按着朱正廷肩膀,对着那张嘴唇就咬了下去。

朱正廷的泪珠还挂在眼睛里打转,忽然间视线被全部挡了去,嘴唇上留下一个温热的触感,他惊得瞪大了眼睛,那颗泪珠顺着脸颊滚了下来,像断了线的珍珠豆子。

蔡徐坤看见了,于是将那颗眼泪也吻了去,一点点的淡淡的咸咸味道。

朱正廷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蔡徐坤想笑他,其实他们也不是没接过吻,就这么碰一下就算吻,他们婚礼那天就亲过了,现在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可……那样浅浅地碰一下的确能算是什么吻呢。

这想法一蹦出来,再结合着他方才对朱正廷做的事,他忽然想通了。

其实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他喜欢朱正廷。

他从答应与他结婚的时候开始其实就陷进去了,哪有那么多真真假假的做戏,他就是想让他眼里看着自己,心里放着自己,他想抱他,想吻他,想和他结合,想最终标记,想和他拥有真正的婚姻和爱情。

蔡徐坤又凑过去吻上那两片软唇,朱正廷却仿佛惊醒一般,用力地摇头想要躲开他的突然袭击,手上也在挣扎着想将他推开。

他越是这样,蔡徐坤却越强硬,将他整个人抱入怀里,身体贴得紧密,箍死了他的两只胳膊。

他想让朱正廷躲无可躲。

怀里的人渐渐乖顺下来了,最后在他腰侧轻砸了两下,抓住了他的衣衫。

兰花的香味从他后颈那里逸散而出,芬芳迷人。

蔡徐坤放开了他,朱正廷与他目光交汇后垂下眼,他面无什么表情,红晕却浮上原本白皙的两颊,如雪里盛开的梅花。

蔡徐坤凑到他颈窝,在腺体那里着迷似的深呼吸。他不禁亲吻了那处皮肤,皮下组织仿佛识别出了他的印记,跳动得无限欢喜。

他捧着朱正廷的脸,再次吻上了对方的唇,柔软又有弹性,他吮了几下,想要再深入一些。

他睁开眼,以最亲密的距离看着朱正廷,情话也分外撩人:“贝贝,张嘴。”

对方睫毛颤抖,眼睛始终没有睁开,却乖乖听他的话,嘴唇微启,将他的舌头放了进去。

亲吻逐渐变得粘腻,喘息交错,胸膛起伏。

直到他伸出手去摸上了他想了许久的细腰,才终于被对方像个兔子一样惊得叫停。

朱正廷眼睛里还有水雾,被他亲得迷迷糊糊,三魂七魄去了一半,脸上红潮未褪,宛如日落时踏着浪花和云朵走来的海神。

“明天跟我一起出去?”他拨弄着他的刘海,在他额头留下一吻。

“我……我明天舞团临时有事。”他眼神闪烁,抱着睡衣落荒而逃。

朱正廷在本市最大的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舞团工作,蔡徐坤自然知道。只是先前他并未上心,现在想要弥补,才发现他对自己的这位结婚对象了解甚少。

他和朱正廷先前并不太熟也是有原因的,一个在商界,一个在文艺界,即便是上了报纸都不在一个版面。

蔡徐坤次日早晨将朱正廷送去上班后,转而去了自己岳父岳母家里。朱母将他迎进家门,喜笑颜开,回房间抱出一个箱子来,她看着箱子,目光慈爱,郑重地放在桌子上:“拿去吧。”

“谢谢妈,我看完了会给您还回来的,”蔡徐坤小心地摸了摸纸箱子,然后食指竖在嘴边比了一个嘘,“还有,您别告诉正廷。”

纸箱子里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秘密,那里面放着朱正廷的前半生,有他从小到大的奖状,相册,证书,林林总总,还有一个移动硬盘。

蔡徐坤打开电脑,一边放着硬盘里的视频,一边看着朱正廷的相册。

朱正廷从小学舞,他的影像记录一大半都是舞蹈表演。

相册里的朱正廷越长越大,从只会蹒跚学步的婴儿抽条成了眉清目秀的美少年,视频里的朱正廷也在逐渐成熟,舞跳得越发好看,行云流水,翩若惊鸿。

他看着看着,忽然就眯了眼。

视频背景里出现的礼堂……不就是他读的高中吗?

朱正廷大他两岁,理应比他早两年入学,但也不会全无交集。

蔡徐坤揉了揉太阳穴,他那时是有多浑,竟连这样一个神仙似的人物都毫无察觉?

他一边懊悔一边又继续看着录像,看得入了迷,满脑子都是他的舞蹈,他的思思雨落,他的云里前桥,雨落在他心尖上,他想站在他的桥头等他。

在舞团其他同事的哄闹声里,他接走了朱正廷,带他去了间餐厅。这里很难约,蔡徐坤自然有办法搞得到包厢。

朱正廷似乎是被餐桌上的烛台和鲜花之类的东西吓到了,烛光玫瑰红酒,这是什么氛围一目了然,待服务生上好了菜退了出去,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你没订错吗?”

蔡徐坤看他不确信的样子,真是快被他气笑了,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掏出一个盒子。

“下午去买的,我觉得很配你。”他当然没说他跑了几家珠宝店总算挑到了满意的,那是一条纯金的项链,坠着一朵金子做的兰花。

朱正廷看起来有点懵,任由蔡徐坤给他将项链戴好,链条自脖子垂下,兰花在心口熠熠生辉。

“你……你干嘛啊?”似乎是才反应过来,朱正廷呆呆地问他。

蔡徐坤轻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傻啊。”

他想那纸合约究竟怎么生效就到时候再说吧。

他想朱正廷心尖上的人不来珍惜他那就换我来啊。

他想他说过的那些出于骄傲和自尊的话就当他是那时脑子不清醒吧,他现在认栽了还不行吗。

他的身体靠近朱正廷,在他的耳尖落下一个吻,然后对着他悄悄说。

“贝贝,我在追你啊。”



评论(272)
热度(3703)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