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再催跑路

[坤廷]合约爱情 06

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Day 5 打卡



合约爱情 06


朱正廷整晚几乎未合眼。

蔡徐坤倒似乎睡得好,他呼吸平稳,也没什么翻身的习惯,只是睡前搂着他抱了一会儿,亲亲他侧脸,向他道了个甜蜜的晚安。

朱正廷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是乱哄哄的,心跳也扑通扑通。

那个梦他做了很多年,他设想过很多场景,也曾在学生时代偷偷地藏在被子里脸红,也曾在酒会上偷偷瞥过几眼后暗自平复心率,甚至也曾在婚后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

凌晨的世界一片漆黑,窗帘拉得紧,更透不进来什么光。

朱正廷想,他的光就躺在他身后啊。

他不敢回头,怕自己本能追光,又怕被刺伤了眼。

他的感情深埋了很久,久到或许自萌芽时起他若是封下一坛酒,如今也早该到了隔着泥土都能散发出醇香的时候。

关于蔡徐坤的事情,他知道很多。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没有谁的事是能真正瞒住的,彼此对各自几斤几两心知肚明,即便是面子上的风平浪静,大约也只是见怪不怪和看破不说破。

蔡徐坤在圈子里是个佼佼者,是众人茶余饭后的重要谈资,他年少做了多少浑事,他自开始接手家里生意后又有多少风流韵事,朱正廷如数家珍。

像一场梦却醒不过来,另一个我在看着我。

他问我值不值得为你付出所有。

“贝贝……发呆呢?”

那声贝贝依旧让他心悸,蔡徐坤应当是刚睡醒,他声音还有些沙哑,又慵懒,像是本能一样,坐起身来靠着床背,侧着身子去看他。

他们依旧各自盖各自的被子,可床原本就是个极其暧昧的地方,朱正廷没敢回看他,只是问了句:“你醒了?”

他一夜几乎未睡,头脑还昏沉,太阳穴发疼,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声音也不太好,蔡徐坤指尖附上,轻抚过他发丝:“你嗓子有点干,我去给你倒杯水,喝不喝?”

朱正廷摇头,拢了拢自己睡衣的衣襟,就要起身:“我自己来吧。”

他双腿还未着地,腰上就被蔡徐坤一胳膊揽住,将他拽回了床上,蔡徐坤的脸出现在他上方,一双眼中浮起了啃噬欲望。

朱正廷胸口起伏,呼吸未定,被那眼神镇得似乎动弹不得。

他知道蔡徐坤要做什么,在他低下头时也闭上了眼睛。

亲吻落下,唇舌交融,蔡徐坤吻得腻人,时而与他鼻尖相碰,朱正廷微微张口,蔡徐坤舌头趁机而入,一边抚摸着他鬓角发丝,像在给兔子顺毛。

“好乖。”蔡徐坤奖励似的亲他眼睛,又去继续方才的亲吻,手不知何时钻进了他睡衣里,扒开一边的衣襟,露出整个光滑圆润的肩头。

吻落到锁骨,朱正廷“啊”了一声,软乎乎的,只能感觉得到锁骨那处皮肤都被亲得湿湿滑滑,他想不能再继续了,想推他,全身却又使不上力气。

放在枕边的手机此时嗡地震动起来,铃声响个不停。

铃声朱正廷不熟悉,他醒了几分:“电话……”

趴在他身上的人低咒一声,才十分不情愿地起身去拿手机。

朱正廷平复着呼吸,他将衣服拉回身上穿好,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心跳过快了,如果没有这通电话,他或许和蔡徐坤的关系就会在这个早晨很快彻底变质。

听蔡徐坤说话的语调越来越严肃,听到公司、账目等等词汇,大约明白是出事了。

蔡徐坤挂掉电话,回身给朱正廷嘴角补了一个吻。

“我本来想今天一直陪着你的,公司真的有事,我不去不行,”蔡徐坤捏着他的手亲吻他细长洁白的手指,“午饭别管我了,晚上我联系你。”

他洗漱好穿戴整齐出门前,又犹豫了一下,最终来到朱正廷耳边。

“今天算你欠我的,”气音在耳边作乱,蔡徐坤咬他耳垂,“我都硬了。”

朱正廷耳根红了一片,不去回应他,缩回被窝里装睡。

朱正廷不知道蔡徐坤算不算会撩的,但他能将自己困在这世界里迷失自我却是毋庸置疑。

他无法接招,无法反抗,要么逃跑,要么顺从他的所有,跟着他的步调节奏,成为他的战利品。

成为他许许多多个故事里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字而已的下一个。

朱正廷闭着眼睛,又像是在做着多年来一直不断的梦。

“高一的那个蔡徐坤啊,谁不知道?”

“哈哈哈哈你说他那两个小女朋友的事情啊?两个人都说自己是正牌的,什么鬼啊。”

“关键是蔡徐坤啊,有人问他你们猜他怎么说?他说随她们便,哎呦厉害了。”

……

“他换了几个了?这是第几个?有超过一个月的吗?”

“生意手腕厉害吧?就这样这群千金还一个个前仆后继,蔡徐坤是有多好?”

……

篮球场上,身姿挺拔的少年熟练地运球,灵活地过了两个人后三步上篮,球精准入筐,擦过球网落地,又被他接入怀里。少年喘着气,额头暴起青筋,宽大的篮球背心遮不住身体上出的那层热汗,在阳光下晶莹发光。

学校的草坪角落,少年脚边蹲着一只流浪猫,它的皮毛不太干净,少年却似乎并不嫌弃,伸出指尖去挠他下巴,小猫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猫粮,抓了一把喂进它嘴里,小猫吃得嘴巴吧唧吧唧,少年看着它笑了出来。

那个少年干净而纯粹的笑是他高三那段水深火热日子里的救赎。

他总是不自觉地去关注他的所有消息,他即使整日离不开书桌,偶尔看到哪里有他的身影,哪怕看不清楚也会觉得安心。

后来感情变了味道,后来他也知道了越来越多关于他的事。

于是他想那就换个人去喜欢吧。

可他找了好多年,也没有找到比他更好的。

朱正廷回过神来时,外面已经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他站在阳台怔怔地看了一会儿,雨越下越大,翻出手机查了一下天气预报,咬了咬嘴唇。

“他没有带伞吧……”

朱正廷看着窗外,雨幕横挂天地,一片昏沉。

“我还是……我还是该给他去送一把。”

他开车到达蔡徐坤公司大楼,抓起副驾驶的长柄伞,自己撑开一把就下了车,雨势不小,还刮着冷风,朱正廷只穿了件薄衬衫,进了公司要找人,却和前台解释不清,只好亮出结婚戒指。

“蔡总……才跟人出了办公楼不久,听他们说话应该是去了附近的咖啡厅。”

朱正廷将长柄伞留在前台,出了公司大门,心里却总是不安,他转过街角果然在一盏透明玻璃窗之后看见了蔡徐坤,他背对着自己,坐姿散漫,对面的女人和他在讲着什么,他听不到,但他认得那张脸是谁。

他举着伞站在大雨里,几乎是转身就走,没走出几步远,后知后觉得天旋地转。

“哎呦小伙子怎么啦?”

“……送我去第八医院……”

模糊的人声混杂在雨声里,刷刷刷刷,雨越下越大。

朱正廷再醒来时,手上已扎着针,头顶挂着一瓶葡萄糖注射液,一滴一滴被推入静脉,他的手有点凉,躺在病床上放空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又犯了低血糖。

他的手机被放在床头,已经没电自动关机。

他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液体已经输了一大半,他失眠整晚,头还是痛,肠胃又一天没有进食,有些难受,他想输液完了他应该要去看看食堂还有没有热粥,他有点想念这里的榨菜。

还有……

他脑海里响起了各种声音。

各种各样的人说过的话,吵吵嚷嚷,高亢的女声在唱歌,撼人心弦。

「他问我值不值得为你付出所有」

“蔡徐坤跟那谁在一起了,不知道吧,前两天晚上还一起去了酒会”

「只要一想起你的温柔 就会让我看不清楚」

“我在追你啊,贝贝”

「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不管爱你有多难」

“你也知道,都是假的”



评论(179)
热度(2994)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