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la vie en rose

[坤廷]合约爱情 07

一个xjb写的极度OOC的三俗文学

本文又名:七天恋(shang)爱(chuang)倒计时

Day 6 打卡



合约爱情 07


雨下整夜。

空气被洗过后格外清新,窗外鸟啼莺鸣,满目翠色。

蔡徐坤醒来后下了陪护小床,他看了看表,时间尚早。

朱正廷还在睡,他半夜找到这里时那人就睡得沉,呼吸浅浅,只是睡梦中眉目间也有褶皱,他心疼地难以自抑,想吻他抱他又怕将他吵醒,反复纠结,快将自己嘴唇咬破皮。

人做过的事总有一天会尝到结果,或许是收获喜悦,或许是付出代价。

朱正廷大概是老天爷派下来治他的。

醒了之后便再也睡不着,他只好躺回床上继续歇息,连病房也不敢出,怕他哪怕是出去了一秒钟,或许再回来时朱正廷又不见了。

如果真的有下一次,他可能再也抓不到他了。

他从小耳濡目染,受父母熏陶,自大学开始逐渐接手家业,遇人无数,三教九流,阳春白雪,他自认皆能打个圆满场面,彼此各得其利,和乐融融。

但朱正廷是不一样的。

蔡徐坤在床上实在躺不住,于是翻身下来,搬了把椅子轻手轻脚放在朱正廷病床边,盯着朱正廷看,似乎不看着他心里便安定不下来。

待朱正廷眯着眼睛醒来时已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先翻了个身,又费力睁了睁眼,还迷糊着,眼神聚焦之后又闭上了,嘴里嘟囔着:“我不是在医院吗……”

蔡徐坤忍不住伸手去拨弄他额前碎发:“早安。”

朱正廷眼睛眨了眨,目光别了过去,声音有点颤抖:“你、你怎么会在这……”

他话中的脆弱蔡徐坤自然听得出。

他起身到病床边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朱正廷配合地朝一边挪了挪身子,却依旧不敢看他。

蔡徐坤叹了口气。

“我是你老公,”他拇指摩挲着朱正廷柔顺的发丝,是如同抚摸珍宝一般的重视,“你在哪我就在哪。”

昨天的事是个专门为他设的局。

蔡徐坤自从放出了婚讯,便与先前的所有暧昧关系切断了联系。

那大概其实连暧昧也不算,他自学生时代起便对情爱这件事看得很淡,后来又更是善于利用这类关系去为自己谋得利益,他没有公开承认过谁,更不曾主动去讨好谁,对方愿借着他所谓情人的名头去做什么他也满不在乎,而关系结束时更没有什么失落与不舍。

他一直以为这是双方自愿互惠互利,可他终于栽了跟头。

那个女人缠他很久了,他没在意过,毕竟这样的人不少,他甚至懒得回应。他只是没想到这女人会暗中作梗,动用关系搞他的资金链,只为了引他现身。

原本这也不算个事,可问题是恰好这一幕被朱正廷全部收在了眼底。

那女人问他为什么结了婚了就和以前不一样,他以前或许也会抱着同样想法,但现在就是不行。

他有了个想让他去摘星星摘月亮的宝贝了。

朱正廷将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声音被捂着,传出来又闷又哑:“你这话……对多少人说过?”

蔡徐坤的心口像扎着刺。

他想或许他是不是该将他的那群至交好友全拖过来给朱正廷解释解释,或许他会更相信自己一些,可朱正廷那颗心外头的玻璃罩子需要他亲手去取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

他将朱正廷的右手从被子里取出来,一条医用胶布还贴在手背上,中间氤出了一个血色的圆点,他小心地捧在自己手心里,朱正廷试着挣扎了一下,蔡徐坤却攥得死紧。

“贝贝,听我说。”

他将昨日的一切故事尽数讲明,越讲却越觉得自己混蛋。

“……我说什么你可能不会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是昨天晚上我是真的疯了,”蔡徐坤说着说着便闭起了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呼出去时嗓子眼都疼,“前台告诉我你来了,可你没有联系我,我也找不到你,信息不回,电话打不通,我看见了你的那把伞,贝贝……”

他讲不下去,将朱正廷那只手举到面前,在胶布旁落下亲吻,又贴着自己脸颊。

“打点滴疼不疼?”

朱正廷一滴眼泪从眼角划过,他呜咽着嗓子骂道:“你有病,打点滴怎么会疼。”

蔡徐坤俯下身去,吻去他眼角泪珠,可眼泪越滚越多,他只好用手去擦,他知道他的宝贝有多难过,他知道疼的根本不是扎在手上的针管。

朱正廷哭得他心都快碎了,他是个多骄傲的人,那眼泪全是因为自己给了他委屈,蔡徐坤再也忍不了,于是去吻上了那片嘴唇。

他吻得很慢,在他唇上浅浅厮磨,一夜过去朱正廷嘴唇上起了些许干皮,他一点点地润湿过去,想要抚平那上面所有的裂痕。

朱正廷没有回应他,可却不曾推他躲他,他亲完了,低着头与朱正廷鼻尖对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十分亲昵。

蔡徐坤温柔地说,似乎就差把自己的一颗心全捧出来:“我错了。”

朱正廷却好像并不完全吃这一套:“你哪儿错了,你没错。”

他语气还生硬,蔡徐坤还是细声细语地:“我以前是混蛋,但现在只有你一个,我保证。”

“你从谁那儿练的这一套,哄完了她们又哄我?”

“谁都没哄过,只有你。”

两人还维持着方才的姿势,朱正廷一开口说话似乎就能和蔡徐坤接上吻,他眼睛上挑,又是怒又是羞,咬咬唇小声问:“你标记过谁吗?”

蔡徐坤想了想,点了点头。

朱正廷眼睛瞬间瞪大了,使了劲将他推开,从被子里钻出来,靠着床背瞪着蔡徐坤。

蔡徐坤却笑了,他又凑近了些,朱正廷似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笑?!”

兔子逼急了还眼红,蔡徐坤舍不得继续逗他了,指了指朱正廷的后颈:“这儿不是吗。”

那人一愣,脸颊迅速窜上绯色,软软地打了他一拳:“你不要脸……”

蔡徐坤眸色一暗,盯着他的眼神又迷离几分:“对,我不要。”

他话音刚落便咬住了朱正廷的柔软唇肉,胳膊圈住他的腰,将他往自己怀里带,那人多年练舞,腰肢极细,看着似乎盈盈不堪一握,却全是结实的肌肉,蔡徐坤一边亲他,舌头在他口中搅风搅雨,一边忍不住隔着病服摸他揉他,将他摸得浑身发软。

他们吻得难解难分,呼吸都急促起来,蔡徐坤终于松开朱正廷时,对方将脑袋搁在他肩膀上,也不说话,只是抱着他没松手。

“乖,还有力气吗?我抱你去吃早饭?”

蔡徐坤亲了一口朱正廷的耳垂,也没等他答应就从床上下来,一只胳膊穿过他膝弯,朱正廷忽地身体腾空,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公主抱了,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你放我下来!”

“不放,你把我脖子抱紧。”

“这是医院!”

“进了医院我就不是你老公了吗?”

“你——!”

朱正廷还没抗议完,病房的门被敲了两下推开了。

来查房的住院医是个年轻小伙子,看他们这姿势笑了一声:“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朱正廷将脸干脆埋在蔡徐坤颈窝里装鸵鸟。

蔡徐坤倒是淡定自若:“好些了,我等会儿再带他查一下血糖。大夫,我爱人平时饮食作息上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正常就行,平时多随身携带一些巧克力之类的应急,晕得厉害再来医院。您爱人身体很好,只是看他的指标,敏感期很快就到了,所以才会相对来说虚弱一些。”

送走了医生,蔡徐坤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

“发情期正常是什么时候到?”

蔡徐坤声音冷冷的,朱正廷似乎是自知理亏,还是埋着半张脸不敢说话。

“这么大的事还想瞒着我?大夫不说你也不打算跟我说?朱正廷,你本事大了吗?”

怀里的人依旧沉默,只是抱着他的胳膊又紧了紧,像在暗暗撒娇。

蔡徐坤做了个深呼吸,又问了一遍:“什么时候发情期?”

“……明天。”

蔡徐坤将朱正廷放下来,那人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乖乖站着不动,脸上的红却藏不住。

朱正廷越听话他却越燥热,蔡徐坤心口憋着一股邪火,眼神仿若要生吃了他。

“贝贝,”他一字一字地咬着牙,“跟我回、家、算、账。”



评论(257)
热度(3479)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