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la vie en rose

[坤廷]合约爱情 08 完结

本宣链接→点我

预售链接→点我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追这么久的文,看得开心就好,最终话久等了~

这篇做了个本子,加了一篇限定番外,有兴趣的可以点上面的本宣和预售链接,购买随意~

有缘下个坑再见啦^^


合约爱情 08 完结


所有表面的甜蜜在这一日的早晨戛然而止。

朱正廷看着面前被拆开的快递箱,他想起来了很多画面。

新婚那晚的剑拔弩张,次日的虚情假意。

烛光玫瑰的告白夜晚,大雨中撞破的街角相约。

他这一周过得像前半生一样长,有时和风细雨,有时雷电将至。

他想那真的是爱吗。

你说要算账,可到底谁欠谁的账多一点,你知道吗。

蔡徐坤靠着墙,目光聚焦在纸箱内,眼睛被刘海遮住大半,他不说话,长时间地保持沉默,朱正廷叹了一声,想要伸手去拿纸箱里的东西,被蔡徐坤出声打断:

“是你买的对吗?”

朱正廷抬头看他一眼,他表情阴鸷,仿佛被人掐住了命脉,那句话很冷,他的手摸着没有温度的塑料药瓶,却仿佛在摸一个冰窖。

那是卫生中心研发的抑制效果最强的药品,瓶身贴着清晰的标签,「发情期专用」,蔡徐坤开门前犹在抱着他接吻,拿回纸箱看清上面贴着的记号,嘴角彻底没了弧度。

朱正廷点头:“是。”

蔡徐坤做了个深呼吸,尽量维持着声音的平静:“我以为我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我也以为你只是不好意思直说。”

“可你不告诉我你发情期的日子,现在又把抑制剂寄到家里摆在我面前。”

他整个人像个崩溃的野兽,眼里全是玻璃渣,似乎踩上去就会划满伤口,鲜血淋漓。

“我问你兰花是不是为了黄明昊戴的,你说不是,好,我信了。”

“我问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你说没有别人,我也信了。”

“我像个傻子一样一头栽进来,我以为我能把你捂热了……”他红着眼睛,目光已说不出是怒是痛,“朱正廷,你耍我耍得很开心吗?”

蔡徐坤的控诉字字诛心,可他又何尝不痛。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的那场大雨。

朱正廷睁开眼,捏着手里的药瓶,他轻问了一声:“我为什么买抑制剂,你不知道吗?”

他父母做的绝,将婚期定在了距离他发情期最近的黄道吉日,可结婚证书被锁在了保险箱,一纸合约却上了谈判桌。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一边笑一边说:“是你当时说的啊,各不相干,继续演戏,你说都是假的,那你要我该怎么做呢?”

“当时,你就记得当时,我后来做了什么你看不到吗?我跑了大半个城市找兰花项链,我在医院里几乎一晚上也没睡得着,我昨天甚至在想以后如果我们能有一个女儿……”蔡徐坤的声带已彻底被撕碎,他歇斯底里,他讲到最后几乎失声。

朱正廷闭了闭眼。

再睁开时,他仍在笑,滚烫的泪珠却瞬间沿着垂直的轨迹跌落。

“你做了什么呢?”

“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这么多年里又做了什么呢?你身边何时少过莺莺燕燕,你花前月下,如花美眷,你即便是结了婚了,也有人想方设法地给你下套,只为了见你一面,即便没名分也想给你当情人……”

他还在说着,蔡徐坤却仿佛抓住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信息,惊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

他眨掉泪珠,很快视线又被新的水雾蒙住:“你连喜欢都没说过,现在轻飘飘地说一句要追我,就要我傻了吧唧地相信你,用一个标记和你绑一辈子吗?”

他低下头,他看不见蔡徐坤的表情,他此刻却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抑制剂是我结婚第二天就买的,可你问也没问过就上来冤枉我。”

“你说我骗你?我没有骗你,从来都没有别人。”

“可是现在也没有你了。”

“蔡徐坤,我累了。”

他将自己最深的秘密暴露了,他在那人面前此后将无所遁形,他永远是输家。

“我们离婚吧。”

他没有如释重负,他疼得要命。

蔡徐坤却呼吸都停住,又问了一遍,他的声音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地发抖:“朱正廷,你说什么?”

“……对不起,我忘记了,我们签过离婚协议的啊,我想想你放哪儿了……”

他走回卧室,到处看了看,找到书架上的那个文件夹,抽出其中一份薄薄的纸张。

他转身就被蔡徐坤挡住了去路,他向左边欠身,那人便跟着伸出胳膊拦着他,他苦笑了一声:“你让开。”

“我不让。”

那人的表情他此刻看不懂了,他咬着唇,将那份协议举在他面前,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他窒息的地方:“你签了字,我们各不相干,以后你要演戏,我还会配合着演,我这份我先带走了。”

可手上这份文件却瞬间被人夺走,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蔡徐坤,那人眼神凶狠到让他心悸,只听“嘶啦”一声,十余页的纸张被瞬间一撕两半。

像是根本不够,他又再撕了几道,直到纸张变成小块小块的碎片,才全部被狠狠扔进垃圾桶。

“没有离婚协议。”

蔡徐坤一字一句地,刻在骨子里的霸道气势此刻全部显露无遗。

朱正廷全身颤抖,仿佛最后的护身符被那人也夺了去,他彻底失去了对两人之间局面的掌控权:“……你无赖。”

“我就是无赖,”蔡徐坤靠近他,凝视着他,“我们只有结婚证,我永远不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第二次去民政局,你大可以试试看。”

“你就是我的,你再提一次离婚试试——”

“我干死你。”

朱正廷身体忽地腾空,被抱起直接扔在床上,他惊叫一声想跑,刚支起手臂,蔡徐坤的身体就压了下来,将他两只胳膊都压在身体两侧。

他俯下身子要吻他,朱正廷紧闭着嘴,头偏向一边躲开他,又被蔡徐坤跟着追上来,吻烙在他唇角,他胳膊被压得死紧,于是想要抬腿踢人,刚蹬了几下,又被蔡徐坤两条腿制住,曲膝卡死,他身体彻底覆上来。

蔡徐坤被他躲得似乎没了耐心,松开他胳膊去固定他的头,牙齿准确地咬住了他的嘴唇,他气得不行,生理性的泪水滚落一颗埋入发间,他使尽了力气去推他,推不动又用拳头去砸蔡徐坤的背。

可那吻太灼热了。

那是他追逐了多年的太阳,终于来到他身边熔化他,他又如何拒绝得了。

我爱谁,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抓着痛,就能往回忆里躲。

荷尔蒙和信息素在作乱,心口压抑了多年的爱恋在沸腾。

他的拳头终于松开,手攥着蔡徐坤后背上衣料的一块,他张开了口,他伸出了舌头。

他服了软,蔡徐坤与他呼吸相通,心有所感一般也停下了与他的角斗。

他们目光相遇,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但他看到蔡徐坤的眼神,好像多年以来一直默默地爱着他的自己。

他投降了。

吻如火光燃烧,如山洪,如暴雨,如爱意倾盆。

他们疯狂地啃咬着彼此的唇瓣,舌尖在反复的唾液相融中碰撞。

他承受着他的亲吻,并努力地做出回应。

他抱他抱得更紧了一点。

他的吻里有过去多年的苦恋。

他的吻里有未来一生的相思。

蔡徐坤一颗一颗解着朱正廷家居服的扣子,解到露出了整片洁白的胸膛,他又停下了手,在朱正廷已被吮地发红的唇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我爱你。”

他慢慢地,声音轻得像浮在空中的羽毛。

“贝贝,我爱你。”

时间仿佛静止,朱正廷闭上眼睛,他睫毛颤抖,他不敢去看蔡徐坤,好像一看就彻彻底底地将所有都输给了他。

“你看你多胆小啊,你有多害怕就有多爱我,你连我爱你都不敢相信。”蔡徐坤又亲了他嘴唇一口,这些话仿佛将他所有的遮挡都除去,朱正廷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捂他的嘴,刚碰到嘴唇,细长的手指却被蔡徐坤一并握住,像品尝雪糕一样舔舐一遍。

“别说了……”

“怎么能不说呢,”蔡徐坤眼中深情与欲|望交织,他的手伸进朱正廷敞开的衣襟里,“你这么爱我,明明都离不开我了还嘴硬,我不罚你怎么行?”

他蔽体的衣物被剥开,如同新娘终于被挑起了红盖头一般,赤裸的身体被他尽收眼底,他才发觉自己已经热得难受了,空气里的兰花香浓得醉人,他想要那份冰薄荷味道再近一些,用力拥抱自己,再近一些,再紧一些。

他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热潮一波一波将他拍打,席卷入更深的海域,他的皮肤被那人品尝,他的灵魂被那人禁锢,脑海里有个不清晰的声音在对他说,给他,全部给他。

兴奋从尾椎爬遍全身,他后背蹭着柔软的床单,腿被弯曲抬起,那人不给他留任何喘息的时间,他身体的深处被彻底填满,在一次又一次的不断撞击中,随着浪花浮浮沉沉。

他沙哑着叫了出声,那嗓音太羞耻,是勾人心魄的海中歌者,吟唱着最原始的旋律,他咬住嘴唇,被身上的男人用唇舌将他侵占。

“不要忍,叫给我听。”

“呜……”

“乖。”

“啊啊……”

惊涛骇浪带着他,奔流入海底。

蔡徐坤更加用力,顶进一处更柔软的地方。

朱正廷眼泪顺着眼角一串串滚落,在男人脖子上留下几道抓痕。

他标记,他承受。

他攻城略地,他不再逃跑。

如果没有爱上他,他会过得多好吗。

如果没有爱上他,他又会有多遗憾。

满身伤痕累累也来不及痛,那是指引我走向你的清楚感受。

不管危不危险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

只要一起承担,只要你不放手。



正文完。



评论(100)
热度(3028)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