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水木

小透明放过我很忙别催了

[坤廷]鸳鸯契 十

下一话我们王爷就回来辽


鸳鸯契



睿王妃病了。

原本冬日严寒,受了凉便病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偏巧是王爷前脚走,嫡母后脚来,王妃便病了。这病得巧,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那孩子大婚那日我也见过,看着便清减得很,只怕是平日里忧思甚多,身子骨弱。”

广平侯夫人用帕子拭了唇,一副惋惜口气。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好好的一个侯府,怎么将孩子养成这般模样,可怜见的……”

一旁的安国公夫人也附和着叹了一声。

秦氏在一旁陪着笑,又看一眼古井无波的镇国公夫人,只觉后背直淌着冷汗,如坐针毡。

她自那日回了府,原本一肚子怨气,谁料想与侯爷随口抱怨了几句,却招来侯爷一通臭骂,直言她又...

[坤廷]鸳鸯契 九

我咋老是搞到半夜啊我晕了

捉个虫啊应该是从书房里抱出来 我写到半夜容易神志不清

鸳鸯契


安平侯夫人秦氏规规矩矩地立在鸾仪宫里,大气也不敢出。

苏贵妃正靠着软炕,阖目养神。丫头早已通报,带着自己进了这偏殿,贵妃一言不发,只当没看见她这个人,更是一句赐坐也未曾说过。

昨日鸾仪宫里便宣了她进宫,虽不知是何事,秦氏心中却也七八有谱。

贵妃想给睿王塞人,她心知肚明。可据说睿王大婚第二日便当着皇上的面下了贵妃的脸,后又打死了一个秋霜,回门时侯府里的那一摊子糟心事更不必再提。

上回进宫时也不过是几天前,贵妃那时还亲亲热热拉着自己叫表姐,如今这下马威便是明明白白了。秦氏心中怄得慌,自从朱正...

[坤廷]鸳鸯契 八

写到半夜神智也不清了……


鸳鸯契




这一桌晚膳,初始时亲亲密密,结束时却索然无味。

暖阁里的地龙烧得旺,纵然是只穿一件薄薄的夹袄也并不会冷。

朱正廷的手却渐渐失了力气,似是冷得捉不动筷子,干脆放了下来,手指摩挲着羊脂白玉杯,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蔡徐坤看在眼里,便也不再说什么,又吃了几口,命丫头进来收拾了桌子,独自一人离开了暖阁。

朱正廷坐了许久。

直至再起身时,小腿都酸麻了几分。他拢好了兜帽,一步步慢慢走回房里。一层厚雪积在路上,踩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王府入了夜便极静了,这踩雪声竟显得有些突兀了。

朱正廷顿足。

东厢的屋子里点了烛火。

碧玉一直跟在他身...

[坤廷]鸳鸯契 七

必备桥段来了嘎嘎嘎嘎嘎但是这回真的不是日后打脸系列嘻嘻


鸳鸯契



侯府门外,一辆朴素马车已候了多时。

这马车虽十分不起眼,车上印的徽记若是细看了,便知道这车里的人可万万怠慢不得。

蔡徐坤才出了侯府,方拢了拢大氅,那马车上便有人揭开帘子,笑眯眯地走了下来。

蔡徐坤连忙一拱手:“方总管,您怎么来了。”

“王爷,咱家来传陛下口谕了。”

来人正是大内总管,当今身边一等一的贴身内侍。

方公公笑弯了眼,手中拂尘划过半道圈,沙哑又显苍老的声音缓缓道:“殿下新婚,陛下甚是挂怀,请殿下回了府安置妥了,便入宫陪陪陛下……说几句话。”

朱正廷在一旁听着心中一跳,下意识看了蔡徐坤一眼...

[坤廷]鸳鸯契 六

最近公司事情特别多,这周一直在加班,大概最近一两个月都会是相对比较缓慢的一个节奏。

这一段剧情暂时告一段落~后面还会慢慢升级打怪,各种宅斗宫斗走起来~这篇算是尝试着写爽文。谢谢姐妹催我,不催我真的不想写哈哈


鸳鸯契



蔡徐坤对着朱正廷尽是柔情,可转了脸一道目光给了侯夫人,笑得看似温和,却藏着分明的不屑与狠厉。

“本王原当这偌大的侯府,老侯爷也是跟着太祖打江山的忠臣……侯爷如今在礼部领着差事,更应当是知礼的。”

蔡徐坤面上挂着笑,眼底一丝笑意也无,将安平侯看的头皮发麻,更听见自己的差事被点出来,险些腿一软就要跪了下去。

老糊涂……真是老糊涂,侯府怎么能在这当口子上惹了...

[坤廷]鸳鸯契 五

这段剧情写了一半,下一话继续

最近沉迷搞女儿


鸳鸯契



朱正廷一进了书房,便是见着了个不堪入目的景象。

他那二妹妹往日里便有些跋扈,因着侯夫人宠惯了,自小并没有少给他上眼药。他明知是局,却又因着当家的本就偏心,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如此这般亏,自他记事起便没少吃了去,明知是嫡母容不下庶子又如何,他越是争辩,反倒越扣下个不孝的罪名。

如今他那妹妹正衣衫不整地跌倒在地,外衫掉了大半,内里仅一件肚兜并着绸裤,衣衫上又湿了一片,正正是个失了清白的模样。

朱正廷死掐了手心。

要说木已成舟,他自然不信。如蔡徐坤这般人物,怎么会着了他妹妹的道。

如今既然大家全在这一处,便干脆闹...

[坤廷]鸳鸯契 四

哎呀我热爱宅斗,下一话继续(搓手


鸳鸯契



马车走了约两刻钟,才从睿王府到了安平侯府。

许是今年冷得早,才十一月时节,便已飘起了细细雪花。

朱正廷朝着车帘子那里看了一眼,虽不可视物,却明知是离侯府越来越近。他垂下眼,心里似是揣了个兔儿,七上八下,咚咚直跳。

“这帘子厚重得很,一丝冷气儿也进不来。你是怕王府连这些都布置不好?”

朱正廷一回头,蔡徐坤看着他浅浅地笑,他便知道蔡徐坤约已猜到他在想什么,只是偏又在故意拿他打趣。

“臣是近乡情怯。”他低下头去,轻叹一声,托词搪塞。哪里是情怯,分明是十几年委曲求全。

蔡徐坤却真如心中有个铜镜一样,他拉起朱正廷的手,在自己手心...

[坤廷]鸳鸯契 三

这一话修过啦


鸳鸯契



蔡徐坤忽的便搂了上来,朱正廷也是一颤,那暧昧距离极其的近,两人将将回府,衣裳还没换,大丫鬟碧玉正带着两个丫头张罗着,见这模样,一个丫头慌了心神,手脚不稳重,便将空的铜盆砸在地上,触着柔软地毯,一声钝响。

朱正廷这才回过了神,连忙推了推蔡徐坤:“王爷,丫头们还在呢……”

这话说得却颇有些欲拒还迎的意味,蔡徐坤眼眸深深,回他一句:“你到底还是脸皮薄……罢了,是我没规矩了。”

他才放开搂在朱正廷腰上的手臂,却又为他拆起了发冠,一边道:“来……坐好了,不要动……”

那砸了盆子的丫头犯了错处,却跪也不跪,只愣愣看着二人相处亲密情形。

碧玉看在眼里,忙...

[坤廷]鸳鸯契 二

我居然能一周内二更,这不是我风格。


鸳鸯契



气息落得近,唇齿依着唇齿,鼻尖蹙着鼻尖。

身下人紧张得紧闭双眼,睫羽轻颤,却并未推拒,只浑身定住一般,又像是怕,又像是懵。

蔡徐坤目光却深邃,趁着极近的距离细细看着身下之人。

他在试探他的反应。

安平候原是国公,这一代侯爷袭爵时已降了爵位,且在朝中仅领了个虚职。

侯夫人秦氏出自苏贵妃母族,秦家在朝中站稳了镇国公府。

嫡系是贵妃一脉,婚事又是贵妃亲口所指。

但朱正廷口口声声要助自己夺嫡,更是清楚知道自己身后站的是二皇子,而非贵妃所出三皇子。

他生母身世又敏感,是否当真江氏遗孤,自然还要查个水落石出。

蔡徐坤心思转...

[坤廷]鸳鸯契 一

新坑。又写到半夜了,脑壳疼。


鸳鸯契



蔡徐坤笑得都快僵硬了。

桌上一对龙凤红烛烧得正旺,门外嚷着闹洞房的还意图砸了门直闯进来。

一屋子的丫头婆子都喊着“王爷大喜”“王妃大喜”,他几个狐朋狗友终于挤近了他身边,吏部周侍郎家的二公子周锐便立即高唤了几声:“快揭盖头!揭盖头!”

他深呼吸一口,闭了闭眼,笑意从未达眼底。

红盖头被挑起,喜床上端正坐着的人头戴的却不是凤冠,而是一顶羊脂白玉束发冠。

只一身红色嫁衣,却未着任何脂粉。

然只这一抬眼,却是个极精雕玉琢的模样。

蔡徐坤耳边响起一句话。他在结亲前便有所耳闻,鸾仪宫里更是被贵妃念叨得再也不敢忘。

“怪道世人皆说...

© 花水木 | Powered by LOFTER